您當前所在的位置: 首頁 > 特色欄目 > 校園文學
風走過許多年
發布時間:2019-11-27作者:供稿:初三年級點擊數:358

書生意氣,揮斥方遒,初三的男生看傳統文化的傳承和發展,有別于女生的細膩婉轉,他們發出了斷金鑿鐵的金石聲,或深沉慷慨,或大氣豪邁,推送他們交流時評選的最愛讀的作品,給大家欣賞。

 

 

風走過許多年

初三(2)班 方凌峰

我于江流之上日夜徘徊,他激昂澎湃的聲調吸引了我:“......不盡長江滾滾流!”

長須、高顴骨、布衣草鞋,滄桑而堅毅的臉上顯出豪邁。我輕拂起他灰白的長發,他告訴我,他姓徐,來自江蘇。他要去西邊找到長江的源頭,再到西邊以西的無人之地,把它們都寫下,讓后世子孫知曉。他對我說道:“一起來吧。”不假思索地,我鉆進了他的行囊。

我隨他踏上遠游之路。他僅一對草鞋,有時騎一匹馬,

就如此走著,翻過峻嶺,淌過湍流,一直到邊野。當唐古拉山巍峨的身軀從地平線躍出時,他狂喜著向它飛奔去。望著其中噴涌出的長江水,他竟激動得流下了眼淚:“看啊!這就是長江的源頭!那《詩經》中翻涌著的長江,子夜吳歌中沸騰的長江,李白聞猿啼踏著碧波而去的長江,曹操逆著江風遁著潮水而逃的長江。你永不停休地流淌,你流淌在華夏的血脈中,你是根啊!我們的根!”

他繼續走著,最后行至了昆明。他把玉龍雪山寫進書里,把麗江古城寫進書里,唯獨把我落下了——他要回到家鄉,過幾年再回來。可他再沒有回來,回來的是徐霞客病逝的噩耗和一尊肅穆的石像。我呆呆地望著麗江水,一時間分了神,迎面而來的浪潮把我拍進水中,三百年時光隨江水奔去。

醒來時,我正好落在先生手心里。先生姓錢名穆,在修一本厚厚的書。

錢先生總在那昏黃的燭光下寫字,在困迫的條件下做學問,這使他愈發憔悴。我曾問他為何如此辛苦著書,他總搖頭,笑而不語。——筆頭在紙上來回地移動,而眼中盡是通紅,蒼白干燥的嘴唇顫抖著。他臉上此刻的陶醉,我仿佛在哪見過。

我至今會記得,那個月明星稀的夏夜,錢先生最后一個句點輕輕落筆,沙啞著聲音:“好了,成了。”他打開窗子,我為他帶來青草味的清涼。他聲音低沉,說不出是悲壯還是哀傷:“人們傳說著:‘國將不國’,我竟也懷疑起來了,呵呵,”他苦笑,“但他們又何曾記得,一個國家行軍打仗,不僅僅只看大炮有幾門,坦克有幾輛,我們國民的自信力、凝聚力、對文化的自豪和認同,不都是戰斗力的一部分嗎?中國會贏的......中國一定贏!”可他又低下頭去,仔細地摩挲著自己的手稿,卷首上書工整的“國史大綱”四字。他喃喃道:“再不濟......我們還有根......有了史,歸家路就不會忘,精神便能長存,復興就能實現!這是......我們的根啊!”

我從未見過哪個人如他這般,對那些久遠的故事愛得如此癡狂,如此深沉。

幾年后,他離開了昆明的那所大學。臨行前,我問他:“我去哪兒呢?”

他笑了,聲音清澈,豪爽如三百年前的那位老人。他說:“我要走了,而你卻不必,我曾說,有了根便不會迷茫,風應當是沒有根的,可你是不凡的。試試吧,找到你自己的根!”

錢先生走了,背影緩緩地變小再消失,恍惚間,布衣草鞋的形象與他重疊起來。

我不曾離開,我注視著這片土地:核爆的第一波氣浪是我的喜悅,改革開放第一縷春風是我的歡欣,香港回歸旗幟獵獵作響是我的激動......

我已然尋到了我的根:那塊溫暖而廣袤的土地與其上奔涌的江河孕育了我,那黃皮膚黑頭發的人們和其血管中流淌著的鮮紅血液哺育了我,我的所立之處——中國,是我的根!  

我不會再迷茫了,我雖錯失了她昔日的榮光,未能撫平她的苦難,但接下來的日子,我會親眼去看她重新立于世界之巔!

  
 

 

中國人忘掉傳統文化了嗎

初三(12)班  姚子墨


近百年前,魯迅先生的筆在時代逆流之中吶喊:中國人失掉了自信力,不過是無稽之談。現如今,中國再一次站在了世界舞臺的中央。我們時常能在網絡上看到這么一種論斷:中國人忘掉了傳統文化。我偏要效仿魯迅先生的做法——擲出一個“不”字。

在某些人的口中,所謂忘掉了傳統文化,便是時常過洋節、穿洋服、行洋禮。不,將時間軸駁回過去,無論哪一個時代,中華文化都不是封閉,排外的。從漢朝開始,漢民族和西北游牧民族便是冤家,常年未休戰事。可是再看看現代,有多少傳統文化中有著游牧文明的影子?作為凳子前身的胡床,屬于六藝之一的馬術,哺育萬千人民的面食,不計其數。中華文化能薪火相傳至今的主要原因之一,就是它海納百川的包容力。近年來西方文化的傳入,又何嘗不是對傳統文化的豐富和升華?

再來看看那些被保護的“傳統文化”。舉個例子,古時候的中國社會,男子擇偶的標準是“三從四德”,所謂未嫁從父、既嫁從夫、夫死從子,婦德、婦言、婦容、婦功。這樣的標準,真的適合被作為傳統文化留存下來嗎?不,社會的主旋律隨時代推移而改變。現代推崇男女平等,除了生理弱勢,女性在任何方面的能力都不亞于男性,不需要以男性為依托,我們早已不再需要這類封建社會中誕生的標準。諸如此類的例子還有很多,有些文化被遺忘,自有其被遺忘的正當理由。

退一步來講,真的有一部分人忘掉了傳統文化,那樣的人占多數嗎?不,壯年,老年人暫且不論,如今的年輕人在支持傳統文化上決不手軟。這些人看著美國漫畫,讀者日本文學,可當類似《國家寶藏》這樣的優秀傳統文化節目出現,他們仍毫不吝嗇自己的贊賞。縱覽網絡上和傳統文化有關的帖子,幾乎找不到負面評價。假如僅憑個別現象就妄下定論,那可真是以偏概全,大錯特錯。

走上一列繁忙時段的地鐵,我放下手機,環顧四周。映入眼簾的是手中清一色的液晶屏幕,可屏幕中卻不時閃出詩詞歌賦、棋技陶藝……

面對此情此景,我便可以疾聲高呼:中國人,沒有忘掉傳統文化!

 

 

 

 

千年的朋友圈

初三13班 鄧亦杰


悠久的中國歷史中,有無數的英雄人物,有不盡的興衰,也有說不盡的朋友圈。

東漢末年分三國,三國諸君有著自己的朋友圈。

袁紹他的交友方式可用“酒肉”概括,他每天舉辦家宴,邀請天下豪杰參加,每天高朋滿座,門庭若市;其次要說曹操,魏國三發"聚賢令“,誠邀天下有識之士為他效力。曹操交友靠利益;吳國之君孫權交友靠親情。俗話說:“打虎親兄弟,上陣父子兵。”那么孫權就是兄弟連加父子兵。

只有劉備不同。他雖“四失妻子,五易其主。但身邊仍有關羽,馬超諸葛亮等人。劉備交友,依靠的是心。

歷史證明,其實劉備,才真的笑到了最后。

酒肉之交的袁紹被他的酒肉朋友許攸出賣。他兵敗官渡,抑郁而亡;曹氏集團用被不滿于現狀的司馬集團奪權最終落得失敗的境地;孫權為了利益逼死了陸遜,殺死了親身兒子,到了喪心病狂地步。

只有劉備的朋友圈才有著好的發展。

劉備死后,蜀國經歷了諾葛亮費祎姜維等權臣,他們可以說是“權勢熏天"的人物。但所有人都在為一個目標而奮斗,這個目標叫做:

興復漢室,平定天下!

“以利相交,利盡則散;以權相交,權失則棄;以勢相交,勢去則傾;以情相交,情逝人傷;唯以心相交,淡泊名志,友不失矣!”誠如斯言!

 歷史上的朋友圈,無外乎這些結局。

今天,我們生活在一個擁有舉世矚目軍事實力的國家,這個國家朝氣蓬勃,四海安寧,人民團結奮斗、社會井然有序。這,是我們“以心相交”的結果。我們在國際舞臺上,也是如此。

亞投行創辦伊始,65個國家加入了我們。美國某一報紙說:“經過專家的研究,參加亞投行得不到任何經濟利益。”英國財政大臣回復道:“我們認為中國這項政策,有利于維沿途50多個國家的繁榮和穩定。我們不再將中國視作一個威脅,而是將它視作一個機會。

中國交友靠的是什么?是我們的心!是心中的理念!是共建“人類命運共同體”的志向!

當今這個世界面臨著許多問題,中國不再是問題與麻煩的制造者,而是解決問題的破冰者!

若是我們都在志向的感召下走在一起,我們就能擰成一股繩,共同創穩美好的“人類命運共同體",到時候,整個世界,都將是我們牢不可破的朋友圈!

 

 

 

 

小議寬容

初三3班  鄭敬翰


大學生馬加爵為了點小事,殘忍地傷害了室友。他既傷害了別人,也讓自己走上了絕路,接受了法律的制裁。這么自私冷漠,缺乏同情心,明顯是由于缺乏理解和寬容的心態。

人生的過程就是人與人交往的過程,無論與自己的家人朝夕相處,還是同朋友,同學乃至陌生人同處,都擁有大海般寬廣的胸襟。寬容是一種智慧,一種修養,一種氣度,更一種境界。

寬容是一種智慧。金無足赤,人無完人,對他人的寬容不正是建立對他人的體諒和理解之上嗎?光武帝劉秀大敗王郎,攻入邯鄲,檢點前朝公文時,發現大量奉承王郎,辱罵自己,甚至有想要誅殺自己的信件。可劉秀卻視而不見,不顧眾臣反對,全部燒毀。他不計前嫌,化敵為友,壯大自己的力量,終成就大業,這把火燒毀了嫌隙,也鑄煉了堅固的事業之基。

寬容是一種修養。同樣是面對他人的過錯,耿耿于懷,一心只想報復他人,仇恨的怒火同時也灼傷了自己。真正的仁者會選擇寬容。齊王韓信,仍未成名時忍受“胯下之辱”,但在他功成名就,再次見到侮辱自己的地痞無賴之時,卻能不計前嫌的任命他為巡城校尉。這是怎樣的一種修養呀!正如雨果所說:“最高貴的復仇是寬容。”紀伯倫也說過,一個偉大的人有兩顆心,一顆心流血、一顆心寬容。人生的偉大和高貴與否。盡在面對選擇,那剎那間的決定。

寬容是一種氣度。古人有句俗語:“宰相肚子能撐船,將軍額上能跑馬”,從孔融讓梨到七擒孟獲,從“一笑泯恩仇”到“各讓三尺又何妨”。寬容,她從遠古之河一路流來,進入我們的血液里。二戰時中國接納了許多猶太人,在自身也面臨著民族危機的同時真誠地援助猶太人;猶太人心存感恩,新中國成立后,面臨著被封鎖的危機,猶太人偷偷地援助了中國,讓中國走出困境,這也是寬容交往的魅力所在吧。

寬容更是一種境界。寬容者必先不斷壯大自己的實力。當今世界,有的種族、宗教沖突,殺人放火不斷,為爭奪資源,伊拉克,伊朗、敘利亞、以色列這些土地上戰爭不斷,沖突升級,都是由于掠奪者以利為先,不肯寬容造成的。如今,經濟全球化已是大勢,順勢而行,利于千里。中國以大國姿態,全面推進“一帶一路”,沉著應對紛繁復雜的國際環境,努力做到“不畏浮云遮望眼”,引導經濟全球化朝著更加包容互惠、公正合理的方向發展,反對各種形式的保護主義。

昨夜夢魂里有詩人吟唱,血脈里翻滾著長江黃河的波濤……我們都應該要有“海納百川有容乃大”的包容力,還要有應對挑戰,與時俱進的創造力。

分享到:
返回首頁
彩搜网-首页 阳谷县 | 长治县 | 宁强县 | 武陟县 | 临朐县 | 绥阳县 | 姚安县 | 威信县 | 泸溪县 | 六安市 | 兰州市 | 北辰区 | 阳山县 | 灵丘县 | 金湖县 | 灵武市 | 通河县 | 利川市 | 海南省 | 炉霍县 | 昭平县 | 太和县 | 慈利县 | 仪陇县 | 远安县 | 凤台县 | 佛教 | 志丹县 | 岳阳市 | 巴彦淖尔市 | 嘉禾县 | 松桃 | 富川 | 泰兴市 |